我的宙能造物_第一章 神秘吊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章 神秘吊坠 (第1/3页)

  阴暗潮湿的出租房内,一盏吊灯晦暗昏黄。

  出租房内摆设只有一张床,一张小书桌,一条直凳以及一张破烂的旧书柜,可谓简陋至极。昏黄的光线透过窗棂和墙壁折射映照下,屋内拉起一道孤寂的身影。

  这道身影静立于旧书柜前一动不动,显得孤独,消沉。抬起头,那旧书柜的柜台正中央摆着一副相框,相框中是一张面容慈祥的老人的黑白照片。相框前铜色小香炉中插着三炷香,香火烟雾袅袅中,使得被祭奠的故去老人面容隐隐显得有些虚幻起来。

  透过昏暗的光线,站在阴影之中的青年身材消瘦,肤色苍白,面容憔悴,眼神黯淡无光,怔怔凝望着那相框中才逝去一年的爷爷的慈祥面容,就就沉默。

  萧羽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一名人生的失败者,深深充满悲剧。他这半生的遭遇起伏很大,小时候家道中落,父母罹难,他由爷爷抚养。爷爷是名新型材料合成学家,收入丰厚,虽因工作性质陪伴孙儿的时间不多,但经济上的供应从未中断,能保证萧羽的学业不辍。

  从小失去父母,萧羽变得早熟,非常独立要强,上中学时不想受人欺负,经常打架斗殴,遍体鳞伤,只能被迫转学。十八岁那年,爷爷因一次实验爆炸事故,命在旦夕,萧羽散尽家财后,才堪堪保住了爷爷的性命。

  可爷爷的疗养费用犹如一座大山,尽管政府补贴也不少,但显然不足所需,为了照顾爷爷,萧羽大学只能靠勤工俭学和四处兼职打工艰辛渡过。最终,在萧羽大学毕业后,身兼数职拼命工作的第二年,爷爷还是去了。

  萧羽认为,那是爷爷不愿意继续苟活拖累他才放弃了治疗,用自己的生命为他铺就一条不受负债累累牵绊影响的路途,好让他活的不再那么心酸和劳累,为生活所迫折弯了腰,毁了大好青春年华。他曾因此深陷自责与内疚之中。那段时间,他始终认为,爷爷会放弃生命,还是因他不够强大,不够富有,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与孝道。

  唯一的亲人已逝去,为了不辜负老人那片苦心,萧羽走出阴霾,振作起来开始创业。在二十四岁那年,因为个性太刚直太好强,所谓的宁折不弯,得罪小人而不自知,事业因此沉到谷底,创业失败,又莫名其妙地染上一种难以医治的病。虽然近年创业积累的一切资产再度一朝散尽,没有负债,可是现实依然很残酷,萧羽身边的同学朋友还是疏远了他,谁愿意和一位失败者做朋友,没人愿意再帮他。

  受尽了磨难,看尽了世态后,萧羽再度陷入到人生的最低谷之中。这几天,萧羽将自己关在这间暂时租住搬来,不足二十平的小黑屋中,仿佛陷入一种无尽孤独与寂寥围困的深渊。

  他会深深反思自己的人生经历,也会缅怀那悄然逝去的精神支柱,虽不至崩溃坍塌,却已隐生破裂痕迹。

  咚咚!也许觉得三日来闭门足不出户的新房客又异常,引来了房东太太的怀疑,一阵沉重的敲门声,终将连日陷入阴影中的萧羽拉回了现实。萧羽回过神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